你的位置: 济南形意拳论坛

    你是本帖的第 1386 位读者   上一主题 树型 下一主题
  帖子主题:初参赵州禅   
初参赵州禅

初参赵州禅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妙 峰

 


  一 绪说 
  
   禅宗在中国佛教史上有着阶段性的发展过程,六祖以前,基本是法单传。由于社会基础和历史背景,这一段阶段也可以说是禅宗奠定基础的时期。六祖以后,宗门大兴,禅匠辈出,禅法广行于中华大地。后来五家七派分河饮水,虽然禅道同出一源,但是却各立家风,其教学方式各有千秋。 
   赵州禅,乃六祖四世之后,禅宗未分之前,由从谂禅师于赵州(今河北赵县)所传之禅法。其特点,直指心性,有参学者,直以本分接引指导,虽易见而难识。故其禅法,若非上根利智,老参久学,实难契入。笔者应《中国禅学》主编吴言生博士之约,以“初参赵州禅”为题,粗涉其语录,略说葛藤。 
   此文,乃随阅时顺便安立了几个小题目,未经熟虑;其内容亦就感触到的略述管见,既不是学术之研究,亦不是禅法之论文,故不成文体,敬请大德专家正之。 

二 平常心是道 

   “平常心是道”,这是赵州禅师悟入“至道”的最初一步。《景德传灯录》卷十记载赵州禅师去参南泉普愿禅师,“值南泉偃息,而问曰:‘近离什么处?'师曰:‘近离瑞像院。'泉曰:‘还见瑞像么?'师曰:‘不见瑞像,只见卧如来。'泉曰:‘汝是有主沙弥?无主沙弥?'师曰:‘有主沙弥。'泉曰:‘主在什么处'?师曰:‘仲冬严寒,伏惟和尚尊体万福!'南泉器之,而许入室。异日,问南泉:‘如何是道?'南泉曰:‘平常心是道。'师曰:‘还可趣向否?'南泉曰:‘拟向即乖。'师曰:‘不拟时,如何知是道?南泉曰:‘道不属知不知,知是妄觉,不知是无记'。若是真达不疑之道,犹如太虚,廓然虚豁,岂可强是非耶?'师言下悟理,乃往嵩狱瑠璃坛纳戒,却返南泉。” 
   从赵州禅师与南泉禅师的对话中,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出;赵州禅师在未见南泉时,就已经得到了禅悟。因为南泉在问:“主在什么处?”时,赵州并没有回答他的剃度师是谁,却说:“仲冬严寒,伏惟和尚尊体万福!”从戒律的角度讲,沙弥的主,是指他的剃度恩师;而禅宗所说的“主”,是指每一个众生的自心,父母未生前的自己,也就是禅宗从参悟中明了的“心性”。 
“心性”无相,不可见,然其妙用无限。所以,南泉问赵州,既从瑞像院来,还见瑞像吗?这就是试看赵州对心性的参悟到了什么程度?赵州说:“不见瑞像”,答的的确是很入体;但是,“心性”无见,却无所不见,赵州看南泉正在卧息,便顺势答说:“只见卧如来”。体用相资,真可说是理量皆如。 
   “不见瑞像,只见卧如来”,这是主观的心性对客观事物加以了知,但不执著。诚所谓:“胡来胡显,汉来汉显”,来者不迎,去者不留。这是禅修的初步悟入,虽不执境,倘若执心,仍然是迷。因此,南泉再设第二层问语:“有主沙弥?无主沙弥?”赵州答:“有”,南泉追问:“主在什么处?”赵州答的非常巧妙:“仲冬严寒,伏惟和尚尊体万福!”将心性的全体大用呈现于南泉。南泉不得不“器之,而许入室”。 
   赵州禅师的禅悟,得到南泉禅师的印可后,对于“心性”的悟入,可说是无复疑惑。但对此事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保任,还是有点不明白。于是才再问南泉:“如何是道”?南泉回答:“平常心是道”。平常心,这并不是一般人的心态,因为一般的人心态总是在‘善恶'、‘得失'、‘是非'、‘人我'中起伏不定。所以,修道的人,要努力克服这些分别之心,而趣向于无分别的定心之中。于是,赵州才问南泉:这种“平常心是道”的状态可以用心趣向吗?南泉的回答是“拟向即乘”。既然不能趣向,那又怎么知道这就是“道”呢?南泉为赵州决择了这个问题:道不属知,也不属不知。因为,“知”是一种妄觉,它所对待的“不知”是一种无记。而“道”(心性),其体虽不属知,而其用却无所不知。南泉用太虚空的廓然虚豁作了进一步的比喻说明。虚空之中,斗转星移,森罗万象,无不包容,但虚空如如,任其万象森罗。 
   “平常心”如虚空之无所障碍,世间之一切任其缘生缘灭,虽尽显于心,而心却无去无留。倘若起心向道,则落造作,故说:“拟向即乖”。《永嘉禅宗集》中说:“恰恰用心时,恰恰无心用;无心恰恰用,常用恰恰无”。这也许就是对“平常心是道”的最好说明吧! 

三 赵州家风 

   在赵州禅师的语录当中有六处说到赵州禅师的禅修家风。但都是因学人问的时候,禅师应机而说,并未固定的语句,而且充满了禅机,我们可以列举在一起来参研: 
   《古尊宿语录》卷十三、十四说: 
一、问:如何是和尚家风? 
   师云:老僧耳背,高声问。 
   僧再问, 
   师云:你问我家风,我却识你家风。 
二、问:远远投师,未審家风如何? 
   师云:不说似人。 
   学云:为什么不说似人? 
   师云:是我家风。 
三、问:如何是和尚家风? 
   师云:老僧自小出家,抖擞破活计。 
四、问:如何是和尚家风? 
   师云:茫茫宇宙人无数。 
五、问:如何是和尚家风? 
   师云:屏风虽破,骨格猶存。 
六、问:如何是和尚家风? 
   师云:内无一物,外无所求。 
   我们从禅师答学人问的风格中,就可以看出他无有任何的拘束和固定的模式,但可以肯定的是:他如实的回答了学人的问题。 
我们先就第六段问答看,这一段也是回答中最明了的,其余的似乎答非所问,只有参透禅机的人才会觉得亲切。 
   《六祖坛经》云:“何名坐禅?此法门中,无障无碍,外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,名为坐;内见自性不动,名为禅。善知识!何名禅定?外离相为禅,内不乱为定。外若著相,内心即乱;外若离相,心即不乱。本性自净自定,只为见境思境即乱;若见诸境,心不乱者,是真定也。善知识!外离相即禅,内不乱即定,外禅内定,是为禅定”。 
   六祖对“坐禅”、“禅定”的诠释,是整个禅宗从事禅修的总纲。应该说也是禅宗的宗风。就是后来之五家七派,虽各有其特点,但还是万变不离其中。 
   赵州禅师是一位五家七派未分之前,比较早的禅宗巨匠,其“内无一物,外无所求”的家风,与六祖所说禅定修习的方法,其内涵是一致的。 
   至于“屏风虽破,骨格犹存”,“茫茫宇宙人无数”等都是破除参学者的分别执著而已。这是赵州禅师的善巧,任运答一句,总无你分别处。 
   赵州禅师的禅法,任运自如,教人无固定的方式,但为学人解障去缚,总是直指心性,此如禅师自说:“老僧此间即以本分事接人,若教老僧随伊根机接人,自有三乘十二分教接他了也。若是不会,是谁过欤?已后遇著作家汉,也道老僧不辜他。但有人问,以本分事接人”。 

四 大道只在目前 

   赵州禅师示众云:“大道只在目前,要且难睹。僧乃问:‘目前有何形段令学人睹?'师云:‘任你江南江北。'学云:‘和尚岂无方便为人?'师云:‘适来问什么'。” 
   前一节当中,简要的讨论了赵州禅师接引学人的态度与方法。从而也体显了赵州禅风。赵州之所以直以本分事接人,那是因为“大道只在目前”,不需众多葛藤,悟得即直下承担,若悟不得,说有何用。如三祖《信心铭》说:“多言多虑,转不相应。” 
说多了,对凡夫众生,只能增加分别执著,所谓“执禅执道,执境执心”,虽然,“大道只在目前,要且难睹。”僧肇大师曾叹说:“伤夫,人情之惑也久矣!目对真而莫觉。” 
   大道虽然难睹,然未曾离却目前。马祖道一禅师说:“汝等诸人,各达自心,莫记吾语。纵饶说得河沙道理,其心亦不增;总说不得,其心亦不减。说得亦是汝心,说不得亦是汝心。” 
   “大道只在目前”,这是法尔如是的事,在《赵州录》中,很少有不因学人问,而赵州禅师主动开示的内容。这一段是其中之一。 

五 不离丛林好修道 

   师云:“若一生不离丛林,不语十年五载,无人唤你作哑汉,已后佛也不奈你何。你若不信,载取老僧头去。” 
赵州禅师的一生,是出家修道的最好展显,但他的语录中,很少这样明白的告诉学人如何过好出家人的修道生活。禅师强调一生莫离丛林,因为在丛林之中,大众促进,规矩摄持,身心易定。 
   来果老和尚说:“任在一切处办道十年,不如丛林办道一日。其义云何?类如木船与飞机为比例,木船一日行数十里,飞机一日行数千里。又如他处参禅十年不如丛林参禅一日,斯何理解?在他一切处参禅,每日参禅时少,忙外务时多,纵有一日真参,又被他缘攀扯,禅宜静而心宜动,故在他处参多年禅,成个百无所知呆子,一进丛林住下,如定水澄清,内清外洁。思之,在他处参多年禅,未一日静坐;今在丛林,日日见工,天天寂静。纵有规矩,防止业动与身疲厌,规矩万不能少。少则不但规矩讲不来,行亦不上规矩,久之,规矩松懈,住众不安。参禅人要知规矩为丛林本,本立而道生。” 
   来果老和尚要求学人住在丛林禅修的理念,可以说是对赵州禅师要求禅修者常住丛林,作了最好的说明。 
   不过,住在丛林道场,同参道友多,须谨访散心杂话,而影响道业。赵州禅师勉励学人“不语十年五载”,一心禅修,道业自有成就之日,乃是他的经验之谈,故立誓为学人证信。 

六 改往修来莫更著 

   师上堂云:“兄弟!但改往修来,若不改,大有著你处在。老僧在此间三十余年,未曾有一个禅师到此间,设有来,一宿一食急走过,且趁软暖处去也。” 
   赵州禅师直以本分事接人,是其特点,语录中处处禅机,直指心地,杂事免谈。然从上面这段开示中可以看出禅师对当时佛教以及宗门人事的看法。 
   三十余年,没有一个真正的禅师到赵州处。反映了当时宗门的盛衰状况。也许参禅者多,悟道者少,这在学人之资粮不够,不能一心为道。所以,禅师警训:“改往修来”。 
   直下悟明心地,乃大事因缘,并非偶然,所以,精进修治刮磨无始以来烦恼习气,因缘熟成,逢善知识指示,便入自家门槛,始知大道不从外得,亦非内生。 
   道不远人,只因学人秉性怠堕,安逸度日,吃不得苦,所以,禅师叹说:“设有来者,一宿一食急走过,且趁软暖处去也!”。“软暖处”,这里指的是南方,气温较北方暖。学人怕冷,都不敢到北方参访,难怪赵州禅师慨叹:“三十年,未曾有禅师到此间”,设有,亦是一宿一食便匆匆离去,到那比较软暖的南方图安逸,如此参禅,又怎么能悟道呢? 
   现在的佛教,正如赵州禅师所说的一样,南方的寺院住满了人,而北方的庙中又少人住,而且,北方人也大都拥挤到南方去住,这跟人们的软暖习气有着直接的关系。 


七 难见易识与易见难识 

   师示众云:“此间佛法,道难即易,道易即难。别处难见易识,老僧这里即易见难识。若能会得,天下横行。” 
灵芝照律师有云:“太近至易,莫若心性”。狂心歇处即菩提,故易也;闻佛执佛,闻法执法,名言分别,千生万劫亦不明,故难也。 
   赵州禅师见有学人来问,便为其直指心源,然学人随声分别,处处起见,识心揣测,故禅师说:“老僧这里即易见难识”。在别处,有人说禅说道,谈玄谈妙。虽难见其玄妙,却易识其禅道。 
   《庞居士语录》卷上:“居士一日在茅庐里坐,蓦忽云:‘难!难!难!十硕油麻树上摊。'庞婆云:‘易!易!易!如下眠床脚踏地。'(居士之女)灵照云:‘也不难,也不易,百草头上祖师意'。” 
   “若能会得”便可“天下横行”,还说什么难易;若会不得,难易都不管已事。赵州禅师处“易见难识”是他弘扬禅法的风格。 

八 寒即言寒、热即言热 

   “忽问赵州说什么法?但向伊道,寒即言寒,热即言热。” 
   宗门中,一问一答式的教学方法,与别的任何一个宗派都不同。其效果非常迅速,有时三言两语便为学人解粘去缚。先觉们总是善巧的引导学人直契心性。赵州禅师之“寒即言寒,热即言热”。是如实语说如实事。禅师曾说以本分事接人,这是因为诸法本来就是如此。 
    僧问洞山:“寒暑到来,如何回避?” 
   山曰:“何不向无寒暑处去?” 
   僧云:“如何是无寒暑处?” 
   山曰:“寒时寒杀闍黎,热时热杀闍黎。” 
   寒暑,乃世之自然,须直下面对才是。这就同众生之心性,不从外得,不从内生,作用时直下承担一样。 
   “寒即言寒,热即言热”的说法风格充满了《赵州录》。有人问赵州禅师:“如何是露地白牛?”禅师便回答说:“者畜生!” 
   有人问:“如何数量?” 
   师 云: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。” 
   有人问:“如何是道场?” 
   师 云:“你从道场来,你从道场去,脱体是道场,何处更不是?” 
   赵州禅,容不得商量,是寒即寒,是热即热。众生之心性,本来如是便如是,垢衣里如意珠,识得便受用无穷,识不得即自认贫穷。 

九 无你用心处 

   问:“佛法久远,如何用心?” 
   师云:“你见前汉后汉把榄天下,临终时半钱也无分。” 
   赵州禅师自从南泉处参得“平常心是道”,了知“至道”天然,无你用心处,拟向即乖道体。从此任运腾腾,应接学人无不自在。有人问:“如何是赵州?”禅师答云:“东门、西门、南门、北门。”总无你用心处。 
   学人不体道本,于佛于众生,尽起妄分别。不知此等,皆是假名言,全无真实义。便起心求佛修道,历劫辛苦,终了还是与道无分。 
   《传心法要》说:“世人闻道,诸佛皆传心法,将谓心上别有一法可证可取,遂将心觅法,不知心即是法,法即是心,不可将心更求于心,历千万劫,终无得日。不如当下无心,便是本法。如力士迷额内珠,向外求觅,周行十方,终不能得,智者指之,当时自见本珠如故。故学道人迷自本心,不认为佛,遂向外求觅,起功用行,依次第证,历劫勤求,永不成道。不如当下无心,决定知一切法本无所有,亦无所得,无依无住,无能无所,不动妄念,便证菩提。” 
   古德教诫,无法不备,相互参研,无不明了,我等只有谛受奉行,无穿凿的分。如有僧问赵州禅师:“如何是古人之言?”师云:“谛听!谛听!” 

十 旋营斋食、折脚绳床 

   赵州禅师:“年至八十,方住赵州城东观音院,去石桥十里,已来主持枯槁,志效古人。僧堂无前后架,旋营斋食,绳床一脚折,以烧断薪,用绳系之,每有别制新者,师不许也。住持四十年来,未尝齎一封书告其檀越”。 
   赵州禅师在佛教史上,不仅禅法名振一时,其生活风格更是永传千古。僧堂无墙,便就势用些棍子顶着。绳床断了一脚,就用烧剩的断木棍用绳子绑着。有人看到了,要为禅师做新的,禅师坚决不许做。在赵州四十年,从来不给信徒写信告知院内生活状况。 
“将谢世时,谓弟子曰:‘吾去世之后,焚烧了,不用净淘舍利。宗师弟子不同浮俗,且身是幻,舍利何生?斯不可也'。” 
   这是何等风格?佛陀涅槃后,世人争供舍利,迦叶率诸大弟子弃之不顾,直去结集经典,知法身舍利之重要,亦知能久住世者,唯法身舍利也。赵州禅师真常随佛学者也。 
   每见今人,死了之后,其徒辈利用大众赋予的权利,为之起塔,极求华丽,破用常住,烂费檀越,可不悲乎! 


十一 结语 
   六祖说:“外离相即禅,内不乱即定”。 
   “离相”须先“识相”,是法者,究竟有相欤?无相欤?要用心去悟,悟得了有无之不可得,便无相可执著。无著,便心定而不乱。于是,任用随缘,纵横无碍。又何需说禅说定?著衣吃饭,当止则止,当行则行,若行若止,无非本分,禅宗之禅,如是而已。 
如今,宗风具亡,法门虽存,其道不行。如赵州禅者,须用心行,名言能至。六祖告众曰:“来,诸善知识!此事须从自性中起,于一切时,念念相净其心,自修自行,见自己法身,见自心佛,自度自戒始得”。 

该帖子在 2015/9/15 8:56:55 编辑过


乱云飞渡天为武
众星捧月我是空
   本主题共 1 帖,每页 9 帖,分 1 页:   9 7 1 8 :
页码: 


Powered By:济南形意拳网 Copyright © 2005 济南形意拳论坛
当前风格:  执行时间:108.40 毫秒